常熟新闻网首页

手机新闻网

新闻客户端

创全国文明城做文明常熟人

小举止大文明,通过我们的举手之劳就能改变身边的环境,换来...

张立勇:宁可错放有罪不可错判无辜

观点阐述者: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党组书记 张立勇

场合: “冤假错案的防范与救济”学术座谈会上

时间:2013年10月12日

刑事案件的复杂性和人类认识能力的局限性,如何有效地防范冤假错案发生,这一古老命题至今并没有完全解决,仍然需要人们持续不断地进行研究、探索和实践。尤其在我国,随着社会主义法治建设的快速发展、刑事诉讼程序的逐步完善以及人权保障意识的日益强化,有效防范冤假错案,已经越来越受到社会各界的高度重视,成为当前刑事诉讼迫切需要解决的重要问题。

观点一:不能降格作出留有余地的判决

随着杜培武、佘祥林、赵作海等一系列冤错案件被发现和纠正,这些经验教训证明着,在证据存在重大矛盾、认定被告人有罪的证据不足时,坚持疑罪从无的裁判原则,作出有利于被告人的判断,是防范冤假错案的关键。

人民法院对于定罪证据不足的案件,应当坚持疑罪从无原则,依法宣告被告人无罪,不能降格作出留有余地的判决。也许这会使一部分真正的作案人暂时逃脱法律惩罚,但是不这样做,就必然会使一部分无辜的人被错误追究。两害相权取其轻。所以,面对疑案,应当彻底摒弃疑罪从有、疑罪从轻的旧有理念,坚持疑罪从无裁判原则,宁可错放有罪,绝不可错判无辜。

观点二:牢固树立无罪推定理念

目前,无罪推定理念的树立仍然是不完全、不牢固的,在制度层面对于无罪推定的贯彻也是不完善的。主要表现在:社会公众对于无罪推定理念还缺乏足够的认知,在许多情况下还难以理解和接受以无罪推定为指导所作出的裁判结果;司法人员中对于无罪推定理念并没有完全普遍地认同,许多人并没有真正理解和接受,在具体案件的审判中常常不自觉地产生违背无罪推定理念的认识和做法;在立法层面,刑事诉讼法虽然作了许多改进,但总体而言,无罪推定尚没有成为我国刑事诉讼法的基本原则,与无罪推定理念相配套的证据、强制措施以及诉讼模式等各项相关制度,并未得到确立。这些都严重制约了无罪推定理念的贯彻落实,也直接影响到对于冤假错案的有效防范。

毫无疑问,防范冤假错案发生的当务之急,必须持续推进无罪推定理念在全社会的认知,在政法机关和司法人员中牢固树立无罪推定理念,在刑事诉讼中确立无罪推定作为基本理念的地位,并以其为指导,全面建立健全各项诉讼制度和审判机制。

观点三:冤假错案背后存在着非法取证

在刑事案件中,被告人如果是真正的罪犯,那么他就是亲历作案整个过程的人,在许多案件中甚至是唯一的亲历者,取得被告人的供认当然对查明和认定案件事实至关重要。可以说,在保证完全自愿和真实的情况下,被告人对犯罪事实的供述,是刑事案件最好的证据。

也正因此,许多司法人员对被告人供述存在着过分追求和高度依赖的心理,甚至不惜采取非法手段取得被告人供述。在更多的情况下,被告人对于案件事实会作出各种不实的陈述,特别是在受到刑讯逼供、诱供等非法手段审讯的时候,往往会违心承认本不存在的事实。因此,被告人供述也是最不可靠的证据。

所以,对于防范冤假错案来说,被告人供述常常又是最危险的证据。切实改变对于被告人供述的过分追求和高度依赖,坚决排除任何形式的非法证据,是防范冤假错案的必然要求。在非法证据排除的认定上,如果侦查、起诉机关不能提出确实、充分证据证明自己取证合法,则该有关证据应当作为非法证据予以排除,不得作为定案根据使用。

观点四:辩护人不是法院的竞争对手

根据事实和法律,提出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无罪、罪轻或者减轻、免除其刑事责任的材料和意见,是辩护人的法定职责。这就决定了在防范冤假错案中,辩护人天然地发挥着独特的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

从近年来发现和纠正的冤假错案中看,辩护人基本上都指出了案件在事实和证据方面存在的重大问题,提出过被告人无罪的辩护意见。如果法院真正重视和采纳了这些意见,冤假错案就可能避免,但这类辩护意见往往得不到充分重视,对法院裁判的影响力也弱得多。

对于法院来说,辩护人不是竞争对手,而是共同履行法律职责、完成刑事诉讼任务的职业共同体;更不是敌人,而是专门从无罪、罪轻等方面向法院提出专业性材料和意见,帮助法院全面查明案件事实,共同维护被告人合法权益的同盟军。一旦发生冤假错案,其中虽然有侦查机关侦查粗糙、检察机关审查不严等问题,但最终裁判是法院作出的,法院就要承担主要责任。

观点五:改变目前的“侦查卷宗中心主义”

在目前的刑事诉讼模式中,法院最重要的工作不是庭审,而是审查公诉机关移送过来的侦查卷宗。所谓的各种案件证据,如被告人供述、被害人陈述、证人证言以及勘查、鉴定意见等,几乎全部是以笔录和书面材料的形式存在于侦查卷宗之中。庭审大多时候证人并不出庭,举证、质证是通过宣读证言笔录和书面材料来进行的。这样的庭审就像是走过场,消解了当庭举证、质证的证明意义,将审判的中心由公开进行的庭审转移到了对侦查卷宗的不公开审查,实质上变相剥夺了当事人,尤其是被告人通过当庭质证、辩解维护自己合法权益的权利。

防范冤假错案,有必要改变和纠正“侦查卷宗中心主义”的做法,实行以庭审为中心的诉讼模式。也就是说,所有证据应当在庭审中提出,无正当理由、未经法院批准未到庭作证的,其证言不得作为证据使用。庭审之外没有证据,证据之外没有事实。

观点六:改革现行的刑事法庭布局

目前采用的刑事法庭布局是:将被告人放置于审判台的对面,明显处于受审问的地位;将被告人与其辩护人隔离开来,两者不能进行有效的沟通,难以形成辩护的合力。这一布局是适应职权主义审判模式而设置的,不能充分反映控辩平等的刑事诉讼原则,应当加以改革。

新的刑事法庭布局应当将被告人的座位与其辩护人同席并列,并与公诉人席正面相对,分列审判席两侧,成为控辩平衡的听证式布局。文字整理 法制网记者 邓红阳 赵红旗

    声明:所有来源为“常熟日报”和“常熟新闻网”的内容信息,未经本网许可,不得转载!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图片、音视频等信息,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0512-52778455,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

[责任编辑:浦斐]

标签: 无辜 张立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