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熟新闻网首页

手机新闻网

新闻客户端

创全国文明城做文明常熟人

小举止大文明,通过我们的举手之劳就能改变身边的环境,换来...

走进媒体女性的工作与生活

  前言

  在文学作品中,女记者给人的印象十分浪漫!她们年轻,20出头,大学刚毕业的样子,亦或是个美丽的少妇;她们漂亮,穿着时髦;她们盛气凌人,出入豪华场所,咄咄逼人地提问,身边不乏英俊的追求者。她们的生活真是令人羡慕……

  那么,现实生活中的媒体女性到底是怎么样的?本期的“虞城情感”特别推出了“媒体女性”专题,带读者们了解下女记者们真实的生存状态和心路历程,她们或许并不如影视作品中那般光鲜亮丽,但职业赋予的特殊使命感则丝毫不弱于影视作品。

主稿2

  不规律作息时间,难挑家庭主妇重担

  如果说,回家后能否给丈夫准备一桌热菜热饭,是判断妻子是否贤惠的标准,那么在媒体工作的女性,几乎都不能成为“好妻子”。因为,不太规律的作息时间,很难让她们及时完成各类家务。

  一个市民的“爆料热线”电话,能让女记者们立刻扔下正在搓洗的衣服;一次无法估计时长的采访,则令她们很难按时回家做饭;一份尴尬时段的播音主持任务,更是挤占了她们接送孩子的时间。常熟人民广播电台的潘老师,就是媒体女性中众多“不做家务的妻子”之一,特殊的工作节奏,让她们难挑家庭主妇的重担。

  19年前,潘老师在广播电台里,既是一位播音员又兼职做记者,感受着与普通女性完全不同的生活作息。当时,广播电台的设备无法自动播放,需要播音员在每日清晨5点准时开机,所以潘老师必须在4:45到达单位机房,比一般岗位的工作时间早3至4个小时,为家人准备早餐、送孩子上学等事情,也就无法胜任了。

  早晨的播音员任务结束后,她会立刻转换身份变成一名记者,马不停蹄地赶赴新闻采访现场。新闻采访也有着很强的特殊性,新闻事件的发生时间记者根本无法控制,因此当采访任务延长至“饭点”时,潘老师和其他记者一样都必须坚守岗位。没时间就餐的她,也就很难回家给孩子和丈夫准备午餐或晚饭了。有一段时间,潘老师的丈夫还在辛庄工作,晚上同样无法及时回家给孩子做晚饭。不得已,他们只能把孩子寄放在邻居家,一家三口晚饭在三个不同的地方,这样的情况并不罕见。

  不规律的作息,也挤压了女记者们回家后的家务时间,潘老师自然也不例外。每天回到家,她和众多女记者一样,已经没有太多的时间和精力,家人需要换洗的衣服无法全部处理,只能简单搓洗内衣内裤等一些“小物件”,外套、毛衫等难洗的衣物只能全部拖到休息日。有时,潘老师也比较担心家中有客人来访,平时很少有时间打理家务的她,客厅会变得一片狼藉,家人们常用“狗窝”这个词来形容和调侃自家的卧室与客厅。

  在新闻业界有一句话,把女记者当成男记者使。如果从这个意义上讲,那么女记者就是标准的“女汉子”,她们要像传统意义中的男人一样,把大部分的时间奉献给事业,十分需要家人的支持。幸运的是,潘老师的丈夫非常理解,如今他工作调回了市区,便包下了每日烧饭做菜的家务,成为了“家庭主夫”,着实让潘老师轻松不少。

  “现在,我的生活节奏已经逐渐规律点了。”潘老师高兴地告诉记者,自己工作中最难熬的几年已经过去,孩子快要成年了,播音员工作也交给了年轻的同事。在她看来,工作的确会对家庭产生或多或少的影响,但只要得到家人的支持,这一切都会过去。也正是这样,媒体的“女汉子”们在工作中,才会多一份自信和从容。

主稿3

  爆料电话随时响起,常常与孩子“失约”

  尽管大多女记者们信奉“孩子与工作同样重要”,但在“非工作时间”接到任务时,她们大多会离开孩子,选择在第一时间赶赴现场完成采访任务,因为那是她们的职责所在。这也导致她们在孩子面前留下了太多的亏欠。

  在传统观念中,照顾孩子似乎就是女人的天职,但不规律的采访任务常常令女记者们成为“失败的母亲”。常熟人民广播电台的新闻部记者唐老师,就是众多“记者母亲”中的一位。她11岁的儿子小亦,早已习惯了母亲随时可能离开,赶赴新闻现场采访的行为,也理解了母亲因临时采访任务,而与自己“失约”的状况。

  9年前,唐老师调入了广播电台一档夜班节目组,需要记者们夜间赶赴新闻现场,并连夜采写新闻稿件。可当时儿子小亦只有2岁,尽管已过哺乳期,但依然对母亲有着强烈的依赖,特别是在傍晚入睡前。面对这个难题,唐老师没有更好的办法,哄孩子睡觉这个本该由妻子完成的工作,从此以后基本交给了自己的丈夫,这也是媒体女性家属必须做出的牺牲。其实,唐老师的一位播音员同事面临的情况更为复杂,有时上完夜班,次日凌晨4点多就要起床赶着完成播音工作,照顾孩子的时间少得可怜,但她们都坚持了过来。

  之后,唐老师和同事们的夜间工作逐渐平稳起来,忙完白天的工作后夜间可在家休息,听到“爆料电话”后再赶赴现场采访。但这个“爆料电话”的铃声也给“记者母亲”带来了挑战,铃声调太响容易惊醒正在熟睡的孩子,铃声调太轻又担心无法在第一时间唤醒自己。后来,唐老师和同事们想出了多个办法,比如将手机设成震动后拿在手中睡觉,即可在第一时间被唤醒又不影响孩子睡觉;或者干脆等孩子睡着后,拿着“爆料电话”到客厅睡觉。总之,很多工作上可能影响孩子的难题,唐老师和女同事们都一一解决过。

  随着孩子的成长,唐老师在孩子面前的“诚信”也经受了考验。两年前,她曾两次答应过孩子,一起去方塔公园登塔看常熟市景,但至今都没有兑现过。第一次,唐老师正准备和孩子去方塔公园时,突然接到单位的紧急任务,她必须立刻赶到市政府的会场采访一个紧急会议;第二次,她正和儿子在前往方塔公园的路上,又接到一个紧急任务,根据市民的“爆料热线”赶到新闻现场做一个重要采访,唐老师二话不说立刻把孩子送回家后就去工作。曾经,儿子认为她是一个“不讲信用”的母亲,如今早已习惯母亲“失约”的小亦已经释然了,他认为那就是母亲的工作,不容推辞。

  “我非常感谢家人多年来对我工作的支持。”结束采访时,唐老师希望通过本栏目向家人表达平时从未表露过的心声。她觉得,作为一名在媒体工作的女性,或许无法像其他岗位的女性那样,对孩子照顾得无微不至,但一定要有一位理解自己工作的丈夫,在她们无法处理工作与孩子的关系时,挺身而出完成很多本该由妻子完成的任务,而且无怨无悔。

主稿1

  难把控采访时长,男友易被“放鸽子”

  恋爱是美好的,每一次与恋人的约会都让人充满期待,悉心打扮,准点到达,赶赴着一次次的约会。男女双方在最初的恋爱中,都想把最好的展示给对方,尽力做成对方的完美情人。

  但是,有一群人,她们在恋爱中扮演着“不合格恋人”。由于突发的工作状况,她们会把男朋友暂时丢在一边,这些男朋友们学会了与她们恋爱的一门必修科目——等待。这群“不合格”的女朋友就是媒体女性,她们也许会在约定的见面时间“玩消失”,又或许会在约会途中接到工作任务而离开,一次次的突发状况,让她们不得不把爱情排在了第二位。

  常熟日报社经济二部的记者小冯曾经也是一位“不合格”的女朋友。怀着对记者这个职业的憧憬,2003年小冯进入了报社。刚踏上工作岗位的年轻人对工作都有着一股干劲,小冯也是这样,无论是需要驱车赶往乡下去田间地头的采访,或者是需要跟随一天的会议,她都会一丝不苟地完成。很多次的双休、节假日都是在有采访任务的加班中度过,那时候,还是单身的小冯并没有觉得工作与生活有冲突,反而因为充实的工作越发感觉到记者这份职业的存在感。

  直到工作几年后,小冯在恋爱中才发现工作给自己的生活、恋爱带来了不少“牵绊”。很多时候就算是能预计好工作结束的时间,但还是会因为采访过程中的突发状况,而打乱了工作节奏,影响自己接下去的安排。小冯说自己的老公孙老师在还是她男朋友的时候,就有过不少次被她“放鸽子”的经历。

  在谈恋爱的时候,孙老师因为工作的学校不在市区,而且还住在学校宿舍。每次跟小冯约好见面的时间后,他就要早早地搭公交车来到市里,在末班车结束前再搭公交车回到学校。但是,很多次都会因为小冯临时的采访任务拖延了时间,最后变成了公交车去,出租车回,这还不是最主要的,往往等小冯完成工作的这个时间是难熬的,小冯说:“很多采访任务,因为之前有了经验可以预计时间,所以一般还是不会让小孙等太久的,不过两小时的等待,他也经历过。”由于有了一次被“放鸽子”的经历,小冯跟孙老师商量着,干脆就把约会的地点定在了图书馆,这样就算小冯迟到,孙老师也能在里面边看书边等,“我和小孙都喜欢看书,图书馆对我们来说无疑就是一个好地方,就算我工作时间拖延了,小孙也不会因为等我感到无聊。”虽然解决了等待时打发时间的问题,但在每次的约会中,时不时就要给孙老师“放鸽子”,依然让小冯感到很抱歉,“有次我干完活去找小孙,商量着吃什么,他脱口而出‘大娘水饺’,说吃这个又快又吃得饱,那时我看了时间才发现,我又迟到了好久。”

  像孙老师这样默默支持着自己另一半工作的人还有很多,他们或许会有怨言,会觉得自己的女朋友们太像“女超人”,但是这些到最后都会变成对女友工作的理解与包容,可能在恋爱中媒体女性是“不合格”的,但是在工作中她们的成绩不仅是合格而且还是满分的。

    声明:所有来源为“常熟日报”和“常熟新闻网”的内容信息,未经本网许可,不得转载!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图片、音视频等信息,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0512-52778455,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

[责任编辑:金玮]

标签: 女性 媒体 工作 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