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熟新闻网首页

手机新闻网

新闻客户端

创全国文明城做文明常熟人

小举止大文明,通过我们的举手之劳就能改变身边的环境,换来...

归之春:刀石寄情行动传爱的“不老翁”

记者 谷雨

人物简介:

归之春,男,1923年11月出生,江苏常熟人,江苏省非物质文化遗产虞山派篆刻传承人。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西泠印社社员、虞山印社名誉社长。从16岁第一次拿起刻刀那天起,70多年来,归之春潜心于书法、古文字和篆刻艺术的研究和创作,同时撰写了多部著作。他还和同仁发起成立虞山印社,扶植新人,出版社刊,编著的多部印谱著作,填补了新虞山印派史和地方文献的空白。哪怕进入耄耋之年,他仍笔耕不断,刀石寄情,行动传爱。先后被当地政府部门授予“道德建设明星”、“特色文化明星”和“德艺双馨”等荣誉称号。

无师自学,农家少年走上篆刻路

“能接触篆刻,纯属一个偶然机会。”归之春说,他是土生土长的常熟人,出生在常熟徐市,在他16岁那年,一个老邻居家开了个小酒肆,每天来来往往的客人挺多。闲暇之时,他会前往那儿,听大人们拉家常、谈时事。有一天,来了一个流浪印人,来到酒肆中为他人刻印。当时他觉得好奇,便凑在旁边看热闹。“本来一块平淡无奇的章料,经过刻章人刻刀的雕琢,很快,便能成为一方美观实用的印章,印上那些文字线条,实在太美了。”归之春说,他越看越入迷。观察了好长一段时间后,自己的手也痒痒的。就在这时,他突然想起,自己家里好像也有旧章料和刻刀。于是,他立刻回到家中,一番翻箱倒柜,果然找到了。于是,学着刻章人的样子,他先是在《康熙字典》里找到自己的学名两个篆字,然后用刻刀在旧石章上一刀一刀地刻了起来。大半天下来,竟然也成功地刻出了自己的名字。擦干净后,他兴冲冲地去见那位刻章人。“这是铁线篆!刻得不错!”刻章人在仔细看完印章后,竟给出了这样的鼓励。归之春听了,深受鼓舞,变得痴迷起来,每天一有空,便找来章料,刻个不停。

归之春说,自己刻了一阵子后发现,家里《康熙字典》等书籍,并非是跟篆刻有关的书籍。经过多方打听,他托亲戚托朋友,终于借到了一本《西泠七家印谱》。虽然有所残缺,但他却是如获至宝。没有师傅指点,他便以印谱为师,不间断地搜集、整理各种印谱,不断模仿练刀。这一刻,就是六七年。很快,在当地他也变得小有名气,很多乡亲需要用章时,都来找他刻。

归之春告诉记者,抗战时期,有一天,一名穿着新军装腰挎匣子枪的军人来到他家,自称是部队首长的警卫员,首长有要事请他前往部队一趟。当他跟随警卫员来到部队后,见到了当地“民抗”司令任天石和钱伯荪(时任常熟县长)。落座后,他才得知,原来是要他为两人刻私章。接着,两人又与他商量,请他为全县建立新区乡刻公章。14个区240多个乡,公章总数500多方,半个月内分两次交货。领到任务后,归之春起早贪黑,到第一次交货时,他已经完成了400方左右,保质保量完成了任务。

幸拜名师,篆刻水平突飞猛进提高

抗战胜利后,1946年,归之春考入了常熟乡村师范,在四年的师范校园生活中,他仍然印谱、刻刀始终不离身。一“方面,是当时环境所致,这些东西一旦遗失了,很难再找到,另一方面,我是实在太爱篆刻了。”回忆半个多世纪前的情景,归之春仍然感慨不已。后来,他经人介绍,得以拜苏州书法篆刻家黄异庵为师,开始系统地学习篆刻。有了老师的悉心指点,他学习篆刻更加刻苦认真,由此,他的印风也发生转变。后来他才得知,黄异庵是上海篆刻名家邓散木先生的弟子。

在此后的师范生活里,一个偶然机会,有个同学发现归之春喜爱篆刻。在闲聊过程中归之春得知,这位同学竟是邓散木的亲戚。1947年暑期,在这位热心同学的介绍下,归之春如愿以偿地拜入邓散木门下,学习篆刻。“当时邓先生十分喜欢我,对我的篆刻作品在赞许有加的同时,也给出了很多指点。”归之春回忆说,邓散木还赠送他多本印谱。后来,当归之春了解到邓散木是虞山印派重要传人赵古泥先生的弟子时,他也暗自庆幸:这真是无心插柳柳成荫。作为常熟人,他不知不觉中传承了虞山印派的印风。

师范毕业后,归之春一直在文化教育系统工作,做过老师,当过校长,但不管工作如何变动,也不管形势多么紧张,他从来没有把刻刀落下。到了上个世纪60年代,归之春参加了当时常熟县政协诗词金石组,到了80年代初,他还参加了常熟市书法篆刻工作者协会举办的多次书法篆刻展览。

为了研究篆字篆刻,归之春四处寻找古籍经典,一面识读临写篆字,一面刻苦练习刻印。石质、木质、象牙、牛角、翡翠等各种材质,他都刻过。谈起一生究竟刻了多少枚印时,老人淡淡一笑,竖起了一根指头,原来,他刻的印总数超过了1万枚。

孜孜不倦,呕心沥血传播传统文化

1984年,归之春迎来了人生的一次重大转折,这一年,他正式退休了,他能够有更多时间,专注于自己痴迷的篆刻艺术。退而不休,反更忙碌。这是归之春晚年生活的真实写照:他受聘于虞山镇文化站做编辑;1986年,他发起成立了虞山老年文化活动研究会,在文化站举办篆字篆刻培训班;在政府部门支持下,他还发起成立了虞山印社。

归之春还长期担任常熟市老年大学的特色老师,他手把手、耐心地将虞山派篆刻工艺手法教给学员,让广大学员在刻刻、磨磨、擦擦、品品中感受到篆刻的乐趣,丰富了晚年生活;他曾一次次地受邀走进社区,免费为社区居民讲述中国篆刻艺术的历史,以及虞山派篆刻的由来和发展,他现场的篆刻演示,让所有居民赞叹不已,鼓掌叫绝;他一次次走进校园,用他的作品,让孩子们感受家乡文化的魅力。他还热心各类公益活动,一次次参加当地文化部门组织的文化下乡公益活动,现场免费为居民篆刻个人印章,展示虞山派篆刻工艺。虽忙碌不休,但在归之春看来,自己能老有所为,老有所忙,他十分乐意。

几十年的刻刀磨炼,也让归之春对篆刻艺术有了深刻体会和认识,在他看来,既不重复古人,也不重复自己。于是,他通过一次次的公益活动,启发人们尤其是青少年,去接触、了解和学习中国传统文化。正是在他孜孜不倦、锲而不舍的坚持下,他陆续培养出了马一超、周贤等一大批活跃在印坛上的新秀。

无私大爱,一位老翁始终不忘的初心

如今已93岁高龄,然而,归之春仍精神饱满,生活极有规律。每天早晨5点多,他便起床,自己下厨做饭,吃完早饭后,雷打不动地外出散步,和几位老友喝茶,聊聊时事。下午,回到家里读书,写写书法,看看新闻。每当他看到哪里受灾受难时,他总是寝食难安,要尽自己的一份力。

2008年,汶川地震发生后,归之春第一时间从新闻上看到了消息。同胞受难,他的心十分不安。当时已85岁高龄的他,总觉得自己要为地震受灾同胞做点什么。于是,从选料、设计印稿,到操刀,老人忙碌了整整两天时间,终于刻出了“关爱生命”、“同舟共济”两方印章,并筹得了数万元的义卖款,全部捐给了地震灾区。

2013年,常熟启动了南门坛上历史街区保护与整治规划,已经90岁高龄的归之春担任艺术顾问,他一次次热心参与项目设计和可行性论证会,为工程建设出谋划策。

归之春说,篆刻艺术,以刀为笔,以石为印,方寸之间,极尽灵动之妙思、纵横之章法和朱白之巧配。一方印,就是一则故事。“我希望现在的年轻人,要有长远的目光和钻研精神,不能仅仅停留在自己会刻或者教会徒弟会刻的层面上,只有不断寻求突破,才能让虞山印派更好地发展下去。”归之春说,他希望能在有生之年,将自己所研究出的一些古代文字、金石篆刻等文章贡献出来,带给后辈一些帮助和启发,让篆刻这一中华民族优秀特色文化得到更好的传承和发展。

    声明:所有来源为“常熟日报”和“常熟新闻网”的内容信息,未经本网许可,不得转载!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图片、音视频等信息,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0512-52778455,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

[责任编辑:浦斐]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