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熟新闻网首页

手机新闻网

新闻客户端

创全国文明城做文明常熟人

小举止大文明,通过我们的举手之劳就能改变身边的环境,换来...

坦桑尼亚 在荒蛮原生的土地上探索自然之道

坦桑尼亚

当我们坐着轮船、火车、飞机丈量出两个世纪前不可想象的行动半径之时,你是否发现,我们也已逐渐忘记人类与动物、自然相处的原始之道。

在遥远的坦桑尼亚一隅,都市文明的尽头,三个私密营地,让我们一起重返纯真年代。

重新认识自然之道

13岁的泰迪(Teddy)温柔地抱着那个“小女婴”坐在亲友中间,用手指轻轻地梳理着它的头发;此情此景会让你觉得这个猩猩宝宝肯定是它的孩子。真是一幅甜蜜的家庭生活画面啊,我正这么想着,不知道从哪儿钻出来一个名叫克里斯蒂娜(Christina)的37岁的母猩猩。它尖叫着挥舞着胳膊,气得面部扭曲。一直在旁边徘徊的14岁的Xantip也冲了过来,她才是宝宝真正的妈妈。不过泰迪显然并不打算放手。克里斯蒂娜——Xantip的母亲,宝宝的外婆——已经怒不可遏了。泰迪终于松开手,Xantip夺回了自己的女儿。

坦桑尼亚

我以前也听说过黑猩猩与我们人类基因的相似度可达99%。但在目睹这场家庭肥皂剧之前,我真的从没有想过它们的生活场景是如此地似曾相识。我们这个小队在吭哧吭哧地走了三个小时的山路之后,终于来到了这里——位于坦桑尼亚西部马哈勒山脉(Mahale Mountains)深处的Greystoke Mahale营地。在这里我们能近距离地观察野生黑猩猩的日常生活。

这次的马哈勒之行我已计划良久,缘起于在曼哈顿和Jose Cortes一次的午餐。2002年,他放弃了自己在香港投资银行的工作,创办了A2A Safaris。他告诉我,尽管已经去非洲旅行了上百次,马哈勒(Mahale)一直都在他的推荐名单前列。

坦桑尼亚

地球上最大的黑猩猩族群

要抵达马哈勒需要从阿鲁沙(Arusha)飞行五个小时,并且还有两个小时船程。而当你踏上这片土地后,就会明白一切的舟车劳顿都是值得的——世界第二深的湖泊,坦噶尼喀湖(Tanganyika)在眼前舒展而开。湖水极为清澈,甚至能看到河马在几英尺的湖底留下的足迹。水温也很适宜,是个游泳的好地方,但请记得密切注意附近是否有河马和鳄鱼出没。湖里生活着四百多种鱼类,其中一些——包括肉嫩多汁的黄腹鱼(kuhay)——有时候会成为餐桌上的生鱼片。

坦桑尼亚

住在马哈勒十有八九能遇上玛格丽特·基恩(Margaret Keane)笔下那种有着巨大眼睛的灵长类动物:闹哄哄的狒狒、活泼的疣猴,以及用尾巴在树枝间荡秋千的草原猴。不过事情永远超乎你的意料。一天早上,酒店经理杰弗里·康登(Jeffrey Condon)哈欠连天地来吃早餐,他说他前一晚遇到了一个稀客。他把相机递给我们,里面记录了一只穿山甲的到访,就跟杰弗里形容地一样,小家伙“旁若无人地在海滩上散步”。

坦桑尼亚

不过,马哈勒的明星还是那些黑猩猩。日本京都大学的研究者们从1965年起就在这一区域开展起研究工作;这是世界上第二个野生黑猩猩观察项目:珍·古道尔(Jane Goodall)早于这个项目五年就来到了坦桑尼亚西部,当时这个国家还是英属,被称为坦噶尼喀(Tanganyika)。虽然马哈勒山脉国家公园(Mahale Mountains National Park)的人类近亲黑猩猩只有大约六十只,但公园所在的这片坦噶尼喀湖(Lake Tanganyika)湖畔大约1,614平方公里的土地上,生活着上千只黑猩猩,是地球上最大的黑猩猩族群。

坦桑尼亚

侦查小分队在日出之前就从马哈勒出发前去追踪黑猩猩的踪迹。他们一旦有所发现,便会将具体位置通过无线电通知酒店,然后客人们就得赶紧抓起相机和水瓶出发,赶在它们钻进丛林之前一睹真容。在我们那位热情的向导——36岁的Mwiga Mambo看来,这些灵长类动物实在有趣。他可以叫出每只黑猩猩的名字,并且告诉我们它们直接的亲属关系。Mambo告诉我们,经常会遇到黑猩猩母亲将死去的孩子带在身边一个多月的情形。

坦桑尼亚

黑猩猩不仅将动物爱好者们吸引来这个偏僻一隅,同时也让整个坦桑尼亚受益。种族暴力和恐怖袭击让邻国肯尼亚上了黑名单,而坦桑尼亚是非洲少数几个尚未发生种族和宗教冲突的国家。稳定的局面得到了回报:从2000年至2013年间,该国的国际游客人数增加了一倍多。

坦桑尼亚

为野生动物让路

2008年,Negre和Bausch在距离阿鲁沙西南90分钟车程的地方租下了一块约两百平方公里的野生动物管理区域,白手起家建起了两座极富风格的营地:Chem Chem Lodge和Little Chem Chem。(Chem chem在斯瓦西里语里是“春天”之意。)前者于2011年开业,在一片棕榈树和合欢树间的空地上有八座帐篷型的别墅。堪称精致的室内设计,再配上野生动物黑白照片、青铜动物雕塑,以及精挑细选的旅行书籍,无不彰显这对夫妇的良苦用心。质朴的家具是用本地出产的辣木树(mirunga)制成,配以赭石和粉色的面料。

坦桑尼亚

和酒店其他采用混凝土地基的建筑不太一样,Little Chem Chem (距离Chem Chem约45分钟车程)的五个帐篷采用了剑麻、柳条和皮革制成,更具传统风格。浅绿色和灰褐色与周遭的热带草原非常般配。

坦桑尼亚

某天早餐时候,Bausch跟大家介绍了他们夫妻俩是如何为在塔兰吉雷国家公园(Tarangire)和曼雅拉湖国家公园(Lake Manyara)两地间迁徙的野生动物让路的事情。(他们没有选址在国家公园里,而是通过与当地一个小学合作,构建和当地人的直接连接。)他们的主要项目之一是重建通道,在遭受过度开垦和放牧的土地上恢复动物栖息地,并且与国家公园管理方合作,对抗猖獗的偷猎行为。Bausch说,在2013年,这块土地上没有见到过哪怕一头大象,但是经过他们10个月的努力,动物们已经开始陆续回迁。早餐后我们开车穿过沼泽区域,途经好些个小坑似的大象脚印,并且还看到四十多匹斑马正在布兰基(Lake Burunge)湖畔列队而行。

坦桑尼亚

Bausch和Negre坦承他们选择的生活方式并非人人适宜。这里任何事都没什么秩序,但坦桑尼亚已经进入了他们的血液。夫妇俩现在打算在Negre最爱的塞卢斯开发新的营地,希望在那里能彻底摈弃建筑,以极端的方式实现“慢旅行”的概念。因为其实所谓的“偏远荒蛮”,实质上就是我们的从前。

旅行须知

季节

每年6~10月是最好的时候,少雨,气候相对凉爽。11~次年2月较热,而4月和5月雨季来临时,许多营地都会关闭。

必备行李

你需要轻装上阵——该地区的航班对乘客行李重量有严格要求,不得超过12公斤。好消息是:所有的营地都提供洗衣服务,所以你只需要准备几身换洗衣服就好。把所有的东西都装进一个手提行李袋里,因为这种轻型飞机通常都不允许运载滚轮和硬面行李箱。并且你还需要一个高质量的双倍望远镜,大容量的相机储存卡。

如何预订

专业的旅行顾问公司可以为你协调航班以及每个营地的安排。如果是在坦桑尼亚,我们推荐Hippo Creek Safaris和Custom Safaris。

    声明:所有来源为“常熟日报”和“常熟新闻网”的内容信息,未经本网许可,不得转载!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图片、音视频等信息,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0512-52778455,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

[责任编辑:薛冰青]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