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熟新闻网首页

手机新闻网

新闻客户端

创全国文明城做文明常熟人

小举止大文明,通过我们的举手之劳就能改变身边的环境,换来...

奥斯卡最佳男主们流入电视圈 艾美竞争空前激烈

本年度艾美奖提名中,最佳剧情类剧集男主角包括安东尼·霍普金斯、凯文·史派西、米洛·文提米利亚等演员;最佳迷你剧集及电视电影男主角提名包括里兹·阿迈德、罗伯特·德尼罗、伊万·迈克格雷格等演员,每一个奖项的竞争都空前激烈,每一组看上去都是“死亡之组”。《好莱坞报道》采访了当中几位种子选手,聊了聊人们对他们所饰演角色的误解,还开了穿越到其他剧集的脑洞,“方法派”电影演员中的翘楚罗伯特·德尼罗甚至夸赞电视电影比剧院电影更具持久力,将来还要演亚马逊的网络剧!

罗伯特·德尼罗  《欺诈圣手》(HBO)

电视比电影有持久力

Q:这是你第一次提名艾美奖,感觉如何?

A:感觉不坏(笑)。

Q:饰演伯尼·麦道夫(前纳斯达克主席,美国历史上最大的诈骗案制造者,金额超过600亿美元,被判处150年监禁)有给你什么惊喜吗?

A:我倒希望有。我们商量过见个面,可现在想接近他有太多的限制。我总相信和要饰演的人物面聊有助表演,但我们就是没见成。我见过他的家人,读过相关的书,也和认识他的人聊过。

Q:人们关于麦道夫最大的误解是什么?

A:嗯,或许是他的孩子也参与到“庞氏骗局”中。我不认为他的妻子和孩子们参与其中,在我加入这个项目之前就这么觉得了。

Q:你之前曾提及一开始以为这会是一部院线电影,现在你觉得做成HBO的电视电影和院线电影比起来最大的优势是什么?

A:HBO的观众更确定,是长期培养的观众,这或许会对电影的观感加分吧。其实现在的院线电影吧,人们确实会去看,但是缺乏一种持久力,不像在HBO上面,会一遍又一遍地放。你还能在网络上看。

伊万·麦克格雷格 《冰血暴 第三季》(FX)

扮成秃头时身边人更友好

Q:和你同场竞争的提名者当中有好些奥斯卡赢家,你有看过哪位竞争者的作品吗?

A:我真不知道,还有谁?

Q:罗伯特·德尼罗、杰弗里·拉什、里兹·阿迈德、约翰·特托罗等等……

A:我的天,那我没指望了。很荣幸能与这些才华横溢的演员并肩啦。我真的很喜欢里兹·阿迈德在《罪夜之奔》里的表演,太棒了!我没看过德尼罗的新作品,不过我绝对是一个死忠粉,很多演员都是。我一贯喜欢看约翰·特托罗演戏的,而且他也是因为《罪夜之奔》提名的吧?也许我只错过了德尼罗……不过我应该在颁奖之前赶紧补补课。

Q:一人分饰两角也不是第一次了,《冰血暴》的特殊之处在于?

A:前期准备非常到位,拍摄规划也很靠谱。我有两个不同的替身演员配合着搭戏,以前都只会给同一个演员帮忙站位,换镜头的时候我们就换位置,但这一次他们给每个角色都分别准备了替身,效果非常好。

Q:当你扮成雷(秃顶弟弟)的时候,人们对你的态度会不同吗?

A:工作人员会变得完全不一样。当我扮成雷的时候,他们变得更友好了,或者说他们觉得我变得更友好了;当我扮成埃米特(大亨哥哥)的时候,人们对我的态度稍微冷漠一些,这些我在片场是完全能感受到的。造型设计师盖尔·肯尼迪说当我演埃米特的时候她会有点被吓到,但演雷的时候就完全不会。所以这之间显然是有差别的。

米洛·文提米利亚 《我们这一天》(NBC)

想和霍普金斯交换角色

Q:你觉得人们对杰克最大的误解是什么?

A:以为他是完美的,其实他和完美这个词隔着几光年。当我们深入挖掘这份不完美的时候,你才知道他是一个多么丰满的角色,发现原来他撒过最大的谎就植根于他的错误,认识他的缺陷,以及直面缺陷的能力。

Q:你和粉丝有过最有趣的交流是?

A:我做过很多,从昏倒,到求婚,到更狂野的要求。但最感动的是,粉丝接近我跟我聊我并不出名的作品,而不是流行的节目。我会知道每一个工作都很重要,总是会有观众在。

Q:如果杰克可以穿越到其他剧中,你觉得是?

A:《怪奇物语》吧,他可以劝住人们:“不要走进那棵树!”(剧中怪物所在的逆世界的入口位于一棵大树根部的树洞里)

Q:如果你可以和其他艾美奖提名者交换角色,你希望是?

A:安东尼·霍普金斯。我很乐意去看这个人物如何经历他的一生的。通过他的眼睛去看世界,感受生活一定很奇妙。

里兹·阿迈德 《罪夜之奔》(HBO)

在监狱拍戏很真实

Q:最具挑战性的一场戏是?

A:决定反对辩护交易的那场戏。当时纳兹被他的律师、同一监狱的囚犯和他的家人拉向了另一个方向(所有人都劝他认罪),这个时刻他的自我意识才真正觉醒,他的决定冒着巨大的风险。

Q:怎么攻克的呢?

A:这个风险对于我来说简直无法想象,确实很难共鸣。好在我事先采访了好多位辩护律师和监狱囚犯,也出席过一些法庭会议,所以我对大家都是怎么想的有所认知。最终,我们都会跟随直觉而不是理智。对纳兹来说,我觉得他最强烈的欲望就是用他自己的声音打入这个世界,这也是为什么他在大学那么努力地学习,然后又去参加了这个宿命般的聚会。他已经厌倦了做旁观者。虽然他一直生活在庇护之中,但内心深处他非常渴望加入世俗的游戏当中,做自己的主人,无论要付出怎样的代价。

Q:《罪夜之奔》给观众最大的惊喜是?

A:我们是在一所真实的监狱取景拍摄的。有时为了给囚犯们让道,我们还得暂停拍摄。那种感觉特别真实。

Q:你觉得人们对纳兹最大的误解是什么?

A:有两个方向的误解。一部分人认为他卷入这个麻烦是因为太天真了,一部分人认为这一切都是他的算计,其实人就是他杀的。这正是《罪夜之奔》的特别之处,没有任何一个角色是扁平的。所有人物都很复杂,他们的行为和想法是矛盾的,我相信在一定条件下,我们每个人都有可能成为这当中的任何一个角色。有时我们被角色的一些侧面惊到,但其实这些性格一直都深埋在他们身体里,只是一直没有机会被激活。

Q:如果纳兹可以穿越到其他剧中,你觉得是?

A:《绝命毒师》,纳兹绝对够“绝命”的。

编译/李桐

    声明:所有来源为“常熟日报”和“常熟新闻网”的内容信息,未经本网许可,不得转载!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图片、音视频等信息,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0512-52778455,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

[责任编辑:薛冰青]

标签: 艾美 奥斯卡 竞争 电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