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熟新闻网首页

手机新闻网

新闻客户端

“朆”和“fin”

文 潘建峰

吴语是一种古老的语言,常熟方言也是其中之一。吴语中表示“不曾”、“还没有”的单音词“朆”读作“fen”,是由“弗”、“曾”两字反切成音。上海、苏州方言中此词亦读作“fen”。常熟乡区的大多数地方都用这个字表达“不曾”的意思,如“朆来”、“朆吃个了”等等。但常熟城区及部分乡区将此字读作“fin”,意思完全相同,但读音迥异。虽有十里不同音的说法,但同属常熟,同一个意思的字读音有这么大的差异,实在令人费解。

除了“朆”的读音,还有一些城乡相异的音,亦是“en”、“in”之异。如问一个人有没有来了,乡区大多说:某人恩(en)来哉?而城区人会说:某人in来哉?说到“明天”这个词,乡区会说“门(men)朝”,而城区会说“明(min)朝”,从“明”这个词来看,城区的说法向普通话跨进了一大步。

方言的存在都有其历史渊源和代代相传的道理,只要交流的人能听懂,语言的功能就发挥了。但有时,也能反映出说话人的某种心理状态。笔者所工作的地方是说“朆”的地方,但刚参加工作时发现身边也有不少人爱说“fin”,换了一个字音似乎减少了许多乡土气。别人我管不了,而自己班中的学生也有几个在说“fin”,听了总觉得有点刺耳。于是上课时告诉学生,朆(fen)是吴语常规读法,字典也能查到,是“弗”和“曾”的反切音,是一个巧妙的读音。还告诫学生,不要以为读了一个“fin”就能成为城里人了,要好好读书,将来好好到外面的世界去看看,比常熟大的地方多的是。从那节课以后,班中学生跟我交谈就再也不敢说“fin”了。如今想来,自己实在是多此一举,对学生太过苛求了,他们愿说“fin”就让他们去说吧,我只要知道他们表达的意思就可以了。

方言有时的确也是身份地位的象征,一口流利的“京片子”常常使人觉得来人莫测高深,一口纯正的上海话常使听的人觉得自己说的话实在太“阿乡”,据说以前上海人走南闯北都说上海话,不管对方能否听懂,时刻在提醒对方自己是来自繁华大都市的。有一段时间,上世纪九十年代,广东话几乎盖过了上海话,大街小巷的喇叭里经常放着粤语歌,有的地方甚至开办了粤语培训班,做生意的挤着喉咙扯出几句广东话,让人一下子觉得大老板来了。当时,广东的改革开放正处于如火如荼的时期,粤语的风靡全国也印证了这一点。其实,要学习的是精神,要理解的是内涵,岂是学几句语言就能得其精髓的。

随着学校师资水平的不断提高,老师都用普通话教学,师生、同学间相互交流也基本是普通话,以致现在许多小孩子不会讲方言了。近年来,许多地方都在组织方言、普通话、英语的“三话比赛”,想来也是为了挽救方言,保持其延续吧。

方言是母语中的母语,一个地域流传的语言自有其他语言无法替代的形象生动。忽然想起一首常熟儿歌:

泥塞啷个湿来搡乌里个藕,

乌荡里啊遛遛游扣伊游回,

舍廊你宁要啦舍仓里乡眯特一歇,

默敕头里雷整队嚯险哈飒宁个喂。

儿歌充满韵味,描摹出了江南水乡特有的情趣。如果翻译成普通话,那就索然无味了。

(海虞镇文学协会供稿)

    声明:所有来源为“常熟日报”和“常熟新闻网”的内容信息,未经本网许可,不得转载!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图片、音视频等信息,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0512-52778455,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

[责任编辑:浦斐]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