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熟新闻网首页

手机新闻网

新闻客户端

常熟人吃螺蛳

文 金曾豪

常熟人固执地把“月亮”称作“亮月”,把“螺蛳”称作“蛳螺”。仔细想,常熟人是对的。和“太阳”对偶的是“亮月”,而非“月亮”;和“田螺”“海螺”对偶的当然应是“蛳螺”,而非“螺蛳”。

不知什么年代,兴福寺有个小和尚耐不得常年素食,就偷偷去附近河浜里弄些螺蛳来吃。不久,事情败露,小和尚受到严厉训斥,却还是禁不住美味诱惑,屡教不改。到后来,当家和尚就要小和尚作最后的抉择。为了吃螺蛳,小和尚毅然选择了还俗。如此可见螺蛳的鲜美非同一般。小和尚被逐时还留下一些已经剪去屁股的螺蛳,还蚁蚁地活着。老和尚连称“罪过”,把残螺放入寺旁空心潭内。螺蛳生命力强,竟然在潭内活了下来,而且代代相传都不长螺尾。传说,这便是空心潭“无尻螺”的来历。

清明前后的螺蛳基本上不怀仔,好。浓油赤酱地炒,或者重姜重蒜地炖,味道都好,都有一种无法模拟的独特鲜味。炒和炖都要有度,“透”或“欠”都会造成难于吸出螺肉的后果,就得用针来挑,不只麻烦,还丢失了汁肉同时入口的快意。

螺蛳行动缓慢,用个耥网沿河滩推扒,就能耥到螺蛳。还有更省力的:傍晚时分,往破草包里塞进些石块,系上绳子抛下河去,第二于早晨,把草包慢慢拉上岸来,草包上准栖满了螺蛳,一捋一大把,得来全不费功夫。

螺蛳耥回来后一颗颗洗净,不能混入一颗死螺,否则能臭了一碗,晦气。洗净之后还要养一养,让螺体内的杂物排空。

乡间有“螺蛳姑娘”的传说(有时叫“田螺姑娘”),说得头头是道津津有味。说有个种田后生是孤儿,有一天耥到了一粒像田螺那么大的螺蛳,舍不得吃,养在水缸里,一养就养了三年。大螺蛳其实已经成了精的,对勤劳善良的后生产生了感情,俟后生下田时,就变作女子操持家务,备下可口饭菜。后来后生窥破了秘密,后来螺蛳姑娘成了后生的妻子,后来螺蛳姑娘生了个大胖儿子……后来姑娘受不了村上人的歧视,跳回螺壳变回螺蛳,再不肯做人了……

小时候听这个故事,觉得遗憾得要命,抱怨种田后生留着那个螺壳。这个故事演绎的是“众口铄金”的悲剧,那么多人指着背窃窃私语,日子就难过了,到最后就没法过了。本来向往做人的螺蛳精变回原形是一种无奈,更是一种对人类的失望。幸亏后生把螺壳留着作纪念,要不然,螺蛳姑娘就没有退路了,悲剧可能会更加沉重。

中国老百姓既然能同情许仙和白娘子的结合,我想他们对螺蛳姑娘的窃窃私语大概也并无恶意,就是说说稀奇而已。“丁丁丁,你家阿妈螺蛳精。各各各,你家阿妈的螺蛳壳……”这种顺口溜念起来是那般溜滑有趣。哪知道,无意中就破坏了一个美丽的婚姻,破坏了一个幸福的家庭。这个故事里没有坏人,而由一群好人在不知不觉间酿成的悲剧实在是更沉重的悲剧,更有警世的意味。

关于螺蛳,还有一个阴森可怖的传说。说落水鬼被迫在河底捉螺蛳,捉满一筐子螺蛳才能得到投生的机会,而阎王爷发给他们的筐子却是一个无底筐……落水鬼就是溺死在河中的人。大人们不厌其烦地讲这个故事,是警示教育,让小孩子小心着别失足当了落水鬼。

在河边捕螺蛳时想到这个故事,猜测即将到手的螺蛳可能被落水鬼捉过,就有点腻味。

小孩子都有一个天生的本事,就是能识别童话,不会把童话和生活故事混淆。而那些好像发生在邻村的传说之类,却往往会使他们真假莫辨。对一些荒诞的故事他们也不会信其实,但却能在他们的心理上投下或深或浅的影印,在潜意识中发生作用。

螺蛳来得容易,又鲜美无比,街头巷尾就出现了卖熟螺蛳的小贩。出摊大多在夏日黄昏的路灯之下。

还记得有个卖家名叫莫阿六的。莫阿六考究,比别的摊头多备两样东西:一是棘刺,用于挑螺肉;二是竹筐,用于收螺壳。为了招徕顾客,他还自编了几句打油诗——

卖螺蛳,莫阿六,

罐头里厢笃笃肉,

一碗蛳螺两碗壳,

吃了肉,还我壳。

打油诗有趣,吃到螺蛳就会想起来。

    声明:所有来源为“常熟日报”和“常熟新闻网”的内容信息,未经本网许可,不得转载!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图片、音视频等信息,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0512-52778455,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

[责任编辑:浦斐]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