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熟新闻网首页

手机新闻网

新闻客户端

婆婆的香椿芽

付树霞

第一次去婆婆家时正逢春季,婆婆做了一道香椿芽。看着别人吃得贼香,我却是很不习惯香椿的味道。

听老公说婆婆极擅长做与香椿芽有关的各种美食,老家房前屋后都种着香椿树。每当春天来临,婆婆将鲜嫩的香椿芽摘下来,洗净汆烫一下,炸上一盆香椿鱼、摊个香椿鸡蛋、拌块豆腐撒些香椿末,做些家传的香椿饼什么的要吃好长一段时间。

后来,我们每次回老家,婆婆都会让我们捎带一坛腌香椿芽。不知是爱屋及乌,还是真的习惯了香椿芽那股味道,我也喜欢上了香椿。不再嫌弃那股味道,反而觉得很鲜香。

渐渐地,婆婆岁数大了。老公不放心让婆婆一个人住在老家,以看孙子的名义,把婆婆接了过来。

婆婆刚来的那年,看到楼前草地上有香椿树,便拽着我去摘了很多香椿芽,要给我们做香椿饼吃。得知香椿芽来历的老公二话没说从婆婆手里扯过装满香椿芽的塑料袋,转身扔进了垃圾桶。告诉婆婆:“妈,这不能吃。雾霾这么厉害,香椿芽都被污染了。您看别人摘过吗?”婆婆顿住了,还真是没人摘过。婆婆不甘心地问:“真不能吃呀?”老公肯定地点了点头。

婆婆望着钟爱的香椿树而兴叹,整天叨叨个不停。瞅着食不知味的婆婆,老公看在眼里,急在心上,打听到一些大饭店有香椿芽,便带着婆婆去吃。简简单单的香椿炒鸡蛋,是这家饭店的特色菜和时令菜。婆婆说:“过去,大家吃野菜主要是为了度荒,现在吃野菜则是为了尝新。”

老公没敢让婆婆知道价格,默默地付了钱。结账时,我留意了一下这道野菜的价格,暗暗咂舌。

转年,老公早早地给老家的堂弟捎了信,让他进城时多带些香椿芽来。

堂弟带来一大包野香椿芽,喜得婆婆眉开眼笑。野香椿是从山里采摘的,与农家种植的相比叶肥硕,味浓厚得多。捋着一把把香椿芽,婆婆说:“一会儿,给邻居王奶奶送些过去,她也爱吃,剩下的这些我要腌起来,留着慢慢吃。”

半夜,我被一阵声响惊醒。起床查看却是婆婆在腌制香椿芽,泪水瞬间模糊了我的双眼,我这才知道早些年带回来的那些腌香椿芽中,不知道包涵着婆婆多少的亲情和关爱。

    声明:所有来源为“常熟日报”和“常熟新闻网”的内容信息,未经本网许可,不得转载!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图片、音视频等信息,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0512-52778455,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

[责任编辑:浦斐]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