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熟新闻网首页

手机新闻网

新闻客户端

我与茶

记忆中,茶在我少年时代的家里更像是一种奢侈品。一般是在过年,父亲上街采买年货时,才会到茶叶店买上几两茶叶。有两次我跟着去的,见过师傅用纸包茶叶,整个过程娴熟而轻巧,很有艺术感。待你回家拆开时,就再也还原不上。家里招待一些上门来拜年的父亲同事或领导,除了泡上一杯茶,还会摆出一只装有数种茶食的圆盘。享受这份待遇的对象不多,进进出出的小孩子是不用泡茶招待的。

我正儿八经地用杯子泡上茶,是二十八岁时坐进了某县城一个机关的办公室里。茶叶的来源我起初不太弄得清,应当是按部门人头的多少由后勤统一发放的。茶叶的质量一般般,估计是等级较次的一种。虽是绿茶,但两次一泡茶色就发黄了。我那时的主要工作是写材料,同事也都认为你是个秀才,点支烟,泡杯茶,没有觉着什么不妥的。不过这泡茶的水大都是我一早去临街老虎灶上冲来的。刚从学校毕业出来,每天上班努力比别人早一点,扫地冲水这类的活儿我也就抢先做了。

我所爱戴的汪曾祺先生写过一篇很有意思的《寻常茶话》,文章里说道,他“喝茶是很酽的”。我估计这与抽烟有一定关系,大凡抽烟的人,喝茶都酽。我也是。喝茶和抽烟,还有一点是相似的,即时间久了会渐渐上瘾。不喝会难受,会觉得缺了什么,一天都魂不附体的。汪先生说他“每天起来第一件事便是坐水,沏茶。”几十年了,我也有这样的习惯。有时候在外面办事,拿着个矿泉水瓶子,实在喝不出什么滋味。

汪先生喝茶的口味很杂,“对茶叶不挑剔。青茶、绿茶、花茶、红茶、沱茶、乌龙茶,但有便喝。”从喝茶上便看得出汪先生能成为大家,各种营养各种类别的东西他都不排斥,兼收并蓄,为我所用。而我较之,差距大了去了,主要表现为喝茶的品种太单一。去台湾观光买过高山冻顶茶,去福建看土楼,被导游忽悠买过大红袍、金骏眉。偶尔喝两次还勉强凑合,但味道终究不能接受。这许多年,喝来喝去不外乎这么几种茶:苏州周边的碧螺春,杭州的龙井,安吉的白茶,还有就是南京的雨花茶。没跳出绿茶的范畴。这类茶的特点是口味都比较淡,其中龙井要稍好些。但都经不起泡,一般三道过后就寡了。汪先生说“一天换三次叶子”,当是指这类绿茶。印象中铁观音和乌龙茶都还是耐泡的,似应排除在外。

有一位已故的江苏作家艾煊先生,称得上嗜茶老饕,他倒是别出心裁地解决了绿茶一般过淡这个问题,他生前发表的《茶趣种种》一文披露了他的研发成果:“雨花、龙井、眉珍、碧螺,其味不一。我常取数种茶掺和冲泡。有的取其香清味醇,有的取其甜苦味重,有的取其色、味稳定而冲泡。集数种茶之长,调制出一味新品,以适合个人味蕾之需。此品不见茶经,不入茶谱,私名之谓调和茶、掺和茶。”艾煊先生喝茶的口味,我的理解是,应当接近于汪曾祺先生所说的“酽”。这种糅杂式的“集数种茶之长”的制作手法,其实早在一百年前,扬州富春茶社的创始人陈步云先生就已首开先河了。他将安徽的魁针、浙江的龙井和富春花局自家种植的珠兰汇合窨制,取名为“魁龙珠”。这种茶的特色是浓郁耐泡,不只芳香扑鼻,更在解渴去腻上显出了它的强项。客人到富春茶楼吃点心,吃肴肉,吃干丝,感觉有点油腻了,喝上一杯魁龙珠茶,简直就是绝配了。富春的名声响了一百年,应当说也有魁龙珠的一份功劳。

    声明:所有来源为“常熟日报”和“常熟新闻网”的内容信息,未经本网许可,不得转载!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图片、音视频等信息,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0512-52778455,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

[责任编辑:陆怡文]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