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熟新闻网首页

手机新闻网

新闻客户端

一起行政案件 意外促成离散19年父子团圆

儿子一见面就拥抱住父亲

派出所办理一起行政案件,却意外促成了一起离散19年的父子重逢!6月15日上午,这起“意外之喜”迎来了最终结局,一名离家19年的男子,在派出所里,见到了白发苍苍的父亲。当年,还是小伙的男子因为不满意父亲安排的一次相亲,负气出走。19年来,父亲想尽各种办法,苦苦寻找儿子,还求助到了央视“等着我”栏目,等到节目组的关注。然而,19年来,儿子没有一点音讯,当地派出所甚至注销了他的户籍信息。

埋怨、思念、期盼、绝望,对于父亲来说,没人能体会到他度过的19年时光,自责、羞愧、沮丧、后悔,对于儿子来说,这19年同样是备受煎熬。在派出所里,这对有着一肚子话的父子,在见面时紧紧抓住对方的手,再也说不出一个字来。最后,父亲含着泪眼,呢喃一句“回家就好”。

父子俩相见无言

意外

徐竖是徐州公安局潘塘派出所民警,说出这件“意外的案件”,他仍然掩饰不住兴奋。

6月11日,潘塘派出所接到指令,处理一起涉嫌赌博的行政案件,在核实涉事人信息时,民警发现一名男子没有身份证,网上也查不到身份信息。按照规定,该男子应当先被执行行政拘留3天的处罚。在拘留所里,民警继续核实男子的真实信息。

该男子称自己叫刘刚(化名),今年41岁,老家在安徽太和县三塔镇,男子提到了一个信息,他已经离家19年了。民警随后联系到三塔镇当地派出所请求帮忙核查。派出所很快反馈:男子说的是真的,并且男子的家人已经苦苦寻找了19年!三塔镇派出所表示,男子的身份证早已失效,因为无法找到本人的任何信息,几年前就注销了他的身份信息。

潘塘派出所民警通过跟刘刚家人联络,得知了他们19年的寻亲经历。“18日就是父亲节,我就想想着,在这个特殊的日子前,一个要让他们父子见面。”民警表示,他们没告诉刘刚联系到家人的事,而是在拘留所的配合下,在刘刚执行完行政拘留后,安排他和父亲见面。

老人向民警挥手告别

矛盾

71岁的刘治明白发苍苍,15日上午,在派出所里办公区里,老人坐立不安。他的堂弟告诉交汇点记者,老人是14日晚从安徽老家赶到徐州的,在宾馆住了一夜,老人甚至没有脱衣睡觉,而是坐在椅子上,一夜未合眼。

谈起19年的寻亲路,老人止不住流泪。

刘刚是老人的二儿子,在他印象中,孩子老实木讷,就是一副犟脾气。老人还有一个长子,两个女儿,1995年,大儿子在工地干活时发生意外,不幸去世,留下了一个出生不久的孙女。刘刚成了家里唯一的儿子,老人对他寄予了希望,当时,刘刚大部分时间都在外地打工,在他到了20岁时,老人开始张罗孩子的婚事。

1997年,通过媒人介绍,老人给刘刚安排了一场相亲。老人对女方条件感到满意,未征得儿子同意,老人就按照当地习俗,给女方家下了6000元“见面礼”。老人万万没想到,这竟成了父子矛盾的开始。

彼时的刘刚心气很高,15岁主动从5年级辍学后,刘刚就开始外出打工,学得了厨师手艺后,他总想着凭借自己努力,追求更理想的生活。对于父亲安排的这次相亲,刘刚一开始就有些排斥,与女方见面后,他并不同意这门亲事,特别是得知父亲已经下了“见面礼”,父子俩吵了一架后,刘刚选择到徐州打工。

刘治明无奈推掉了这场婚事,可是他却没脸跟女方要“见面礼”,他觉得儿子的做法是错误的,至少儿子该承担这笔费用。因为见不到儿子,刘治明独自来到徐州,找到了在饭店打工的儿子,父子俩的这次见面没有解开矛盾,刘刚仍然不同意承担“见面礼”,老人急了,说这次不付,下次他再来,刘刚无奈拿出了2000元。当年,刘刚没有回家过年,老人也有些生气,第二年,他再次来到徐州,发现儿子已经离开了饭店。老人万万没想到,此后19年,儿子居然“消失”了。

民警和刘刚搀扶父亲。

寻亲

19年的寻亲路,刘治明老人经历了生气、担忧到绝望。

初始几年,老人觉得儿子跟周围很多打工者一样,在外面赚钱,只是因为在怄气,才选择过年不回家。当时,手机等联络方式还不普及,老人觉得儿子气消了,过年就会回家。

然而,3、5年过去了,刘治明的气已经消了,他却发现儿子仍然没有回家。老人开始担忧起来,他曾再次到徐州寻找,只通过儿子以前同事,得知其可能去山东枣庄打工了,老人去了枣庄,可是人海茫茫,他没有一点线索。在徐州、枣庄寻找儿子时,老人就带了一点路费,随身揣几个馒头,晚上睡火车站广场,白天时间里,他就徘徊在街头,一家饭店一家饭店地问,直到身上馒头吃完了,才不得不返程。

随着时间推移,刘治明感到了担忧。村里有很多打工者,他最怕听到哪个人在外出意外或者“犯事了”。每年春节前夕,村里的打工者陆续回家,老人和老伴每天站在村口,注视着扛着大包小包,回家团圆的打工者,老人无数次想象着人群中,突然出现儿子的身影。老伴这些年一直在抱怨刘治明,认为是他逼走了儿子,儿子离开的头几年,老两口还能坐上一桌饭,吃上一顿并不圆满的团圆饭。可是,几年之后,“团圆饭”成了家人最不愿意面对的事,每年除夕夜,家里不再做“团圆饭”,草草吃饱了之后,老两口各自背着对方,一夜里,两人不知道哭了多少次。春节过后,刘治明和老伴会再次来到村口,他们对着陆续外出打工的村民,一个一个地求助,希望他们帮忙打听儿子的消息。

几年前,当地派出所传来消息,刘刚的身份证早已过期,因为无法核实到任何有效信息,派出所注销了刘刚的身份信息。这一次,刘治明感受到了绝望。随着年龄的增大,老两口身体越来越差,刘治明患上了高血压、糖尿病、关节炎,而老伴因为总是以泪洗面,视力越来越差,已经到了对面站人看不清的地步。

去年,刘治明偶然听说了央视寻亲《等着我》,从此他成了这个节目的忠实观众,每期必看。老人曾经数次尝试联系节目组寻求帮助,一直没有结果。今年他在亲戚的帮助下,终于联系上了节目组,节目组也答应帮助老人寻亲,然而,因为能提供的信息太少,老人也没能等来任何儿子的消息。

团圆

老人说,几年前他就绝望了,认为这辈子再也看不到儿子了。

6月13日下午,村干部突然找上了门,带来了一个让刘治明当时不敢相信的消息,刘刚可能被徐州当地警察找到了。他立刻跑出了门,跑到田地里找到了邻居,请他立刻开车带自己去徐州。

刘志贺是刘刚的发小,两人做了5年的小学同学,还是最好的朋友。自从刘刚离家后,在外地打工的刘志贺,一直在帮忙打听好友的音讯。19年来,当年的毛头小伙,已经变成了孩子都18岁的中年人,刘志贺听到刘治明的话后,高兴地跑回家,拿起一件衣服,边跑边换,只用了20多分钟,就把车开出了村子。车辆在行驶途中还发生了意外,一辆电动车撞坏了车门,刘志贺当时就挥手让电动车离开,近300公里的路程,当晚7点多,他们就赶到了徐州。

15日上午11时,刘刚执行完行政拘留后,被民警从看守所带到了派出所里,他知道了父亲已经来到了派出所。在跟父亲见面前,刘刚心情很低落,交汇点记者看到,他的眼眶已经红了。他并不知道父亲这19年来漫漫寻亲路,如父亲所言,刘刚内向、沉默,他告诉交汇点记者,19年前,他确实是负气离家,但是当年离开徐州也不是在躲家人。他在1998年去了山东枣庄打工,此后19年里,他一直从事厨师的职业。刚离家的几年,刘刚一直憋着一口气,想“混好了”给家人看看,可是事与愿违,每到了年关,刘刚都发现自己并没有赚下多少钱。

为了“混好”,19年来,刘刚辗转去了西安、上海、山东等地打工,后来回到了徐州,还开过一个小吃摊,经营了6年时间。刘刚说,以他的收入,他总觉得自己能够“混好”,可是他迷上了买彩票、还时不时参与赌博,结果每年的年关,因为囊中羞涩,他都觉得“今年回家不合适”,这一拖就是10多年,后来,他的身份信息被注销,买不了车票,回家竟然成了难题。

“每一年过年前,我都在想着回家”,刘刚告诉交汇点记者,但是自己年龄越来越大,他的愧疚也在与日俱增,加上自己的多段感情生活也不如意,每一年他都觉得“没脸回家”。刘刚在外漂泊的日子里,亦如家人,最难受的就是除夕夜的“团圆饭”,大部分年份里,他靠着参加饭店组织的团圆宴,消解思念家乡、思念亲人的心情,而有几个年份里,他只能一个人买些菜,准备了大量的酒,“每一个除夕夜,我都会喝醉,然后大哭一场”。

父亲就在旁边的房间里,刘刚说,他要回家!今后的日子里,好好陪着父母、孝敬他们,弥补这么多年的亏欠。刘刚说,自己最期盼,也最害怕的就是“团圆”,如今,却觉得自己的行为多么愚蠢又可笑。

上午11时许,父子终于见了面,原本分别告诉交汇点记者,他们有很多话想说的两人,见面后,竟久久说不出一句话。父子俩紧紧抓着对方的手,任眼泪流下。良久之后,父亲打破了沉默,小声说了一句“回家就好”。

    声明:所有来源为“常熟日报”和“常熟新闻网”的内容信息,未经本网许可,不得转载!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图片、音视频等信息,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0512-52778455,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

[责任编辑:浦斐]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