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熟新闻网首页

手机新闻网

新闻客户端

创全国文明城做文明常熟人

小举止大文明,通过我们的举手之劳就能改变身边的环境,换来...

单身妈妈痛失独子想冷冻他的精子 伦理等难题难解决

人世间最悲痛的莫过于白发人送黑发人。自从11月14日下午得知独子小杰猝死消息后,泰州兴化52岁的张女士(化名)整个人都垮了。悲痛之余,张女士想要冷冻儿子的精子,给自己留个希望。不过,现代快报记者采访相关专家获悉,采集精子冷冻保存从技术上可以达到,但我国法律对代孕确是明令禁止的,也就是说,即使张女士能够冷冻儿子的精子,法律也不允许其采用辅助生殖技术培育出下一代。

交了女友升了职却突然离世

“儿子18个月大时,他父亲就瘫痪在床,8年前老伴走后,我们娘俩相依为命。”15日下午,现代快报记者见到张女士时,她正看着儿子的照片止不住地流泪。

张女士说,儿子今年25岁,从小听话,在儿子18个月时,孩子爸得了病,手术后瘫痪在床,整个家庭的重担全压在了自己身上。“那时候虽然苦,可每当看到活泼可爱的儿子,我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

“小杰很懂事,知道妈妈苦,平时学习从来不要大人操心。”小杰舅舅说,姐姐家平时过得很清贫,小杰就是姐姐的命,自姐夫瘫痪后,小杰成了整个家庭的希望。

好在小杰很用功,顺利考取了大学。2016年,小杰大学毕业后想到老家的妈妈,选择了回泰州工作,应聘到高港一家大型企业上班。

张女士说,儿子工作踏实上进,很快就升了职,今年上半年还被单位评为先进工作者,现在每月能拿到6千多元。“上个月他还跟我打电话,兴奋地告诉我谈了个女朋友,也是本单位的女孩,他还告诉我要自己存钱买房,不要我操心。”

就在张女士觉得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生活有了新奔头时候,噩耗传来。14日下午2点多钟,正在兴化家里忙碌的张女士接到一个电话。“请快到高港来,你儿子小杰死了。”

晴天霹雳!张女士慌慌张张喊上妹妹小华(化名)一起从兴化赶到儿子小杰工作的高港。

据知情人透露,14日上午7点多钟,小杰没有去上班,电话也不接,几个同事就一起去宿舍敲门,结果发现小杰倒在床上已经不省人事。慌乱中,大家赶紧报警,经初步调查,小杰属于猝死。

等张女士赶到高港时,儿子已经被送到了殡仪馆。

想冷冻儿子精子留下点希望

这个家的天塌了。从14日下午赶到高港一直到15日下午,整整一天,张女士粒米未进。

“我儿子才25岁,还没结婚,以后我一个人日子可怎么过。” 一想到儿子,她就忍不住哭泣。嗓子哭哑了,就呆呆地拿着手机看着儿子从小到大的照片。“看,他小时候多可爱,这是高中的照片,帅不帅?”

家人怕张女士想不开,一步不离陪着她。“你吃点饭吧,小杰也不愿意你这样。”

就在大家一筹莫展时,妹妹小华突然想起,她看过一条新闻,国外一个警察牺牲了,保存了精子,后来就有了孩子。“ 我们家小杰是不是也可试试,把精子保存下来?”

张女士听到后,仿佛有了希望,可具体怎么弄,找哪个单位,一家人一头雾水。

一屋子亲戚整晚没睡,商量究竟怎么办。15日早上,大家统一了意见,帮小杰冷冻精子,给整个家留下希望。由于只在电视上看过相关报道,不知道如何操作,一家人想到了向媒体求助。

“如果,将来有个长得像儿子一样的孙子或孙女来到我的身边,就好了。”张女士喃喃自语,突然又哭了,“这是不是幻想?”

面临一串难题

医生:

技术可行,但时间可能来不及了

“如果这技术真可行,也算是给她给这个家留下了希望。”听了张女士的哭诉,不管是警方还是医院都十分同情。

泰州市人民医院生殖科主任葛红山说,从技术上说,男性死亡后一定时间内,一般是24小时,其体内精子都保有活性,这时利用睾丸穿刺取精术可以将体内精子取出,然后放置到液氮中保存,以后可以取出来使用,采取辅助生殖技术产生后代。但取精必须要有资质,泰州没有这样的医疗单位。“可小杰去世已经超过24小时,时间上可能来不及了。”

律师:

法律禁止代孕,光有精子也不行

葛红山说,就算技术上可以达到要求,这件事还涉及法律、伦理等诸多问题。

江苏圣典(泰州)律师事务所律师杨东升说,精子属于死者尸体的组成部分,小杰母亲作为继承人,基于公序良俗和死者的利益,有处理精子的民事权利。但目前我国生殖立法滞后,未来如果通过精子培育出的婴儿,如何分享父亲的权益仍存在法律上的漏洞。此外最重要的问题是,中国禁止卵子买卖,光有精子无法实现相关手术。

在我国,代孕行为是被禁止的。卫生部2001年发布的《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规定:“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不得实施任何形式的代孕技术。”2013年,针对相关媒体报道的“代孕最快5年合法”,卫生部回应称,将继续依法严厉打击代孕等违法行为,并进一步研究论证相关政策问题。

专家:

伦理问题比代孕更棘手

南京大学伦理学博士刁龙认为,尽管从小杰母亲的视角来看,通过保存儿子的精子代孕实现血脉延续可以理解。但从伦理的视角来看待她的行为,情况会变得复杂,涉及孩子与代孕母亲之间的关系、孩子自我身份的认同、代际之间的关系等问题。这些问题比是否保留精子代孕更为棘手,需要更谨慎对待。

    声明:所有来源为“常熟日报”和“常熟新闻网”的内容信息,未经本网许可,不得转载!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图片、音视频等信息,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0512-52778455,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

[责任编辑:浦斐]

标签: 独子 精子 冷冻 伦理 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