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熟新闻网首页

手机新闻网

新闻客户端

创全国文明城做文明常熟人

小举止大文明,通过我们的举手之劳就能改变身边的环境,换来...

长途司机讲述春运故事

文/本报记者 王钱欣

每年春运,一辆辆长途客运大巴将思乡心切的人们平安运送回家。每到此时,承担着保障乘客安全重要职责的司机们既辛苦又紧张。2月12日是今年春运第12天,两位老司机为我们回忆了发生在春运路上的故事。

山路十八弯麻绳捆轮胎

51岁的金国良1997年底从部队退伍就进车站当了司机。1998年他第一次参加春运。回忆当年的情形,他说,那年是开一辆老式大巴车去安徽潜山。与如今宽敞舒适的大巴不同,老式大巴车发动机舱在驾驶座边上,车里不仅没有空调,整车密封性也很差,即便窗户都关上,刺骨的寒风还是能从车辆缝隙中钻进来,开车时要穿上老棉袄,将身体裹起来。不仅如此,车内没有行李舱,旅客的行李全部装在车顶。春运期间,旅客大包小包带的行李又多,装卸行李要一次次在车尾自带的梯子上爬上爬下。

“车到无锡就开始降雪了。过安庆就进入山区路段,开车从山脚盘旋上山顶,再从山顶盘旋下来,真正是山路十八弯。载着一车乘客,又是第一年参加春运,说心里不紧张是假的,但凭借在部队学习的驾驶技术,我还是能应付得了。”他说,在山路上开车很危险,有时山路的一边就是悬崖,别说下雪天,就是平时也必须得打起十二分精神。与平常在普通路面开车不一样,雪天路面结冰打滑,老式客车一没装配防滑链条,二没有制动防抱死系统,踩下刹车后车辆很容易发生侧滑,有时候明明想往前开,可车子却不由你控制往后溜。为应对这些突发状况,他买来麻绳绕在轮胎上起防滑作用。就这样,平常八九个小时的单程路,那一次他来回开了三天三夜。

被困大桥上没东西吃了

这些年,金国良春运期间加班送乘客去过武汉、西安、济南等地。说起去过的这些地方,他最大的感受是中西部与东部的路况明显不同:“那边多山,路上多急弯,春运期间又多雨雪极端天气,在那种路上行车不能猛打方向,不可猛踩刹车或急松油门,只能挂在低速挡慢慢走。”有一年,他去西安,路遇大雪,高速公路封闭,国省道路面结冰,他花了30多个小时才从常熟开到那里。

在他21年的春运路上,堵车是常事。2008年1月3日起我国南方发生大范围低温、雨雪、冰冻等自然灾害。雪灾给那一年的春运带来了意想不到的困难。也是在那一年,金国良在送旅客去安庆的路上遭遇了大堵车。他说:“那一年的雪不管是持续时间还是强度都强于1998年的那场雪。高速公路全程封闭,正常只需六七个小时就可以到的路,足足走了四天三夜。”

这期间,一车人在铜陵长江大桥上被困了整整一天。金国良说:“桥面结冰导致桥上事故不断,往来车辆被堵在桥面上。好不容易桥这头的事故处理完,车辆可以缓慢前行了,可还没走几步,桥那头又有车撞在一起了。”比堵车更让人烦恼的是,不管是司机还是乘客,随身携带的水和食品消耗殆尽,快没东西吃了。幸好,沿路有村民自发将烧好的稀饭、鸡蛋、面条等食品挑到桥上来卖。一碗稀饭有卖5元的,也有不要钱免费送的,还有人将一碗方便面卖20元的。“那时候大家肚子都饿了,再贵也得买啊。”

雪比指甲大雨刮器被冻

陈建中是位有15年驾龄的老司机。说起2008年春运期间那场雪,他直言不讳:“那时司机间只能通过手机打电话互通路况,不像现在车上有车载导航设备,车队可以通过设备后台第一时间通知司机哪些路段畅通,哪里比较拥堵。”

那年春运,陈建中差点被困在从西安回来的路上。“从小到大我没见过那么大的雪,真是‘鹅毛般’,雪片比大拇指指甲盖还要大。”他说,车子开到三门峡市,雨刮器竟然被雪冰住了,只能靠车里打足暖空调,再用30摄氏度的温水淋在上面慢慢将冰化掉。这一过程必须要用温水,否则水温过高,挡风玻璃会碎裂。可温水刚淋上去,车窗玻璃立马就结冰了。他只得双手紧握方向盘,伸长脖子、瞪大眼睛,一点点将车“挪”回常熟。

今年春运前期虽没下雪,可1月底的那场雪还是让陈建中“在路上住了一夜”。1月27日上午10点05分,他准点从汽车南站发车前往南京。发车时天已降雪,在他从沙家浜收费站驶上高速路半小时后,收费站因降雪关闭。车过丹阳时,高速公路路面已被雪覆盖,前方根本看不清道路,只能沿着前车驶过的两道车辙印摸索前行。当天下午3点,他从南京返回时,高速公路全部封闭,只能经312国道回来,车子开到镇江,他接到单位领导电话,要求他“就近住宿”。当晚,他借宿镇江,次日上午平安归来。

    声明:所有来源为“常熟日报”和“常熟新闻网”的内容信息,未经本网许可,不得转载!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图片、音视频等信息,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0512-52778455,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

[责任编辑:浦斐]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