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熟新闻网首页

手机新闻网

新闻客户端

民宿经济让古村落焕发新生机 记者探访杭州市桐庐县美丽乡村

文/本报记者 王钱欣

带5间卧室的一整幢房屋,全部租下的价格是7500元一晚,租个最便宜的单间也要2000元一晚。

没想到眼前这5幢白墙黑瓦、和常熟民居没啥两样的房子住一晚竟然这么贵。

咋舌之余,仔细一想,这几幢房子虽位于乡野,倒也清净。住能闻鸡犬之声,出能见青山绿水。更何况,这里地处钱塘江中游,山下便是富春江。600多年前,一位隐居山林的老人正是在这一带完成了那幅传世画作《富春山居图》。600多年后,这里依旧坡陀起伏,林峦深秀。坐拥如此景致,“喊”出高价也在情理之中。

这里就是张家舍,杭州市桐庐县旧县街道合岭村下属的一个海拔400多米的自然村落。因交通不便、生活配套设施落后等原因,原住民大多已经外迁,留下一幢幢破败不堪的住宅。为了不让风水宝地沦为遗珠,2015年,同济大学建筑系的3名研究生将5幢旧民居加以改建:旧牛棚变为温泉池、舂米房成了卧室……2017年,5幢白色素雅的现代民宿出现在山腰之中,“未迟精品民宿”华丽登场。

说起张家舍这一年来的变化,68岁的村民李慧英感慨道:“以前是大伙儿争着往山外面跑,现在是国内外游客抢着到山里来,尤其是到了节假日,这里的客房订都订不到。现在不出家门就能看到外国人了。”

合岭村党总支书记邵小龙的感触更深:10多年前,合岭村还是一个几近衰败的村落,村民经济来源主要依靠挖山石和外出打工,人均收入不足一万元。多年挖山采石下来,村民们发现了一个大问题,原本郁郁葱葱的山岗成了一座座秃山。意识到生态环境破坏的后果,合岭人迅速行动,一方面停止挖山,另一方面对已经造成破坏的山岗进行生态修复。

不让干老本行,村民的收入哪里来呢?邵小龙说,2014年前后,民宿在周边村庄兴起,考虑到合岭村得天独厚的自然资源,村里将发展民宿作为工作重点之一,先后投入500多万元对全村道路、照明、雨污等基础设施进行提档升级,让合岭村的民宿发展驶入快车道。如今,全村已有民宿30多家,年接待游客超3万多人次,节假日更是一床难求。

如果说合岭村发展民宿是白手起家,那桐庐县江南镇深澳村的民宿经济就是旧瓶装新酒。

深澳村文物古迹众多,除浙江省级文物保护单位申屠氏宗祠外,还有攸叙堂、神农堂、恭思堂、怀荆堂等26处省级文物保护点。全村保存完好的古建筑有百余幢,总面积近4万平方米。这些建于明清时期的建筑外观简朴,内部梁架、门窗木雕十分讲究。2007年,深澳村被原建设部和国家文物局授予“中国历史文化名村”称号。

手捧“金馍馍”,深澳人并没有一味地进行商业开发,而是在保护的同时进行有选择地开发,让古老的村落焕发了新生。

荆善堂,一座建于清朝嘉庆年间,因年久失修,房屋大部分已经倒塌,只剩下天井里两根木头孤零零立着。几年前,室内设计师高伟民租下了这片如同废墟的老宅,按照“以旧修旧”的理念,用两年时间精雕细琢,在不破坏老屋整体结构的基础上融入了现代元素,让这座有着200年历史的徽派老宅以“三生一宅”的名义重生:天井做成了大堂吧,四周分隔成开放式的酒吧、茶吧和书吧。15间客房延续了传统的古典风格,没有安置电视机。高伟民希望这能让人真正远离城市的喧嚣,体验一种全新自然的生活方式。2017年12月28日,马云造访深澳村就下榻于此。

重生的老宅不仅吸引了阿里巴巴的董事局主席,也让那些外出务工的村民们回乡创业务工。村民申屠晓航就是他们中的一员,他在外跑过销售,做过服装批发,开过饭店,如今是“三生一宅”的厨师。他说:“现在家乡变化那么大,乡村建设搞得那么好,回来发展挺好。”

深澳村党委委员徐瑛说:“这些年村里在发展民宿时考虑最多的还是保护问题。不光是古建筑怎么修缮保护,还要尊重生活在这里的老百姓,他们是古村落的主人。我们坚持规划先行,在保持古村落、古建筑原有特色风貌的基础上再去谈开发与利用。曾经,有位温州商人想在村里建酒吧一条街,被我们否决了。我们不能让宁静悠闲的古村落变成嘈杂的‘菜市场’。那样,古村落的原汁原味会一点点流失掉。”

记 者 手 记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桐庐的经验说明生态建设是可持续发展的最大本钱,守住绿水青山,就能做大金山银山这篇文章。常熟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应发挥规划引领作用,通过保留乡村原始风貌和生态肌理,彰显真山真水的优势和特色,带动民宿、农产品、乡村游等蓬勃发展,让人们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

    声明:所有来源为“常熟日报”和“常熟新闻网”的内容信息,未经本网许可,不得转载!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图片、音视频等信息,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0512-52778455,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

[责任编辑:浦斐]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