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熟新闻网首页

手机新闻网

新闻客户端

四张录取通知书

下班回家,妈妈开心地从厨房里出来,手里拿了一个信封递给我。我打开一看,原来是一张入学通知书。“终于报上了,还是我想学的声乐专业!”她开心地跟我说。

妈妈从老家到城里来帮忙带孩子,一个人闲下来有点无所事事。她经常在饭桌上跟我说,那时候困难没有条件,也没上过几年学。我知道,她一直想去上老年大学。年轻时在村里她在就喜欢唱唱跳跳,是个文艺骨干。不过,这里的老年大学年年人满为患,这下终于如愿以偿了。“太好了,那要把这个录取通知书收藏起来。”我说。“现在不要,我开学还要用呢。”说着,她把信封抢了过去,压在餐桌下面。

当然,我还是给她拍了照,配上她年轻时演出的黑白照片发了个朋友圈,引来好多亲戚朋友点赞,她也好像找到了做学生的感觉。一个朋友留言说,阿姨这表情比你考上大学还要开心。我回了一个大大的赞。不过,我倒真的清晰地记得20多年前,镇里邮局的邮递员找遍我们村,把大学录取通知书交到我手里的那一刻全家人的笑脸。

那个夏天的一切,仿佛就在昨日。我每天过着三点一线的生活,走在路上满脑子都是数理化的公式定理和语文的名句名篇。那时高考还在每年7月举行,香港回归一周后,高考如约而至。为了给教室降温,每个考场里都放置了一些冰块儿。高考那几天,家人也格外忙碌,换着花样给我做好吃的,还特意把家里的一只老母鸡杀了。等鸡肉煮熟以后,全家人都没舍得吃,他们只吃盘子里的辣椒和土豆。我默默地在心里许下诺言,憧憬着一个美好的未来。

十年寒窗苦读,收到常熟高专的录取通知书,大概是那个夏天全家人最开心的事情。别看这仅是一张薄薄的纸,却几乎是每个孩子厚厚人生的分水岭。对我来说更是这样,我到现在还收藏着它。跟我的录取通知书收藏在一起的还有两张,一张是我的入职报到通知书,还有一张是女儿的入园通知书。

大学毕业的我,带着那张入职报到通知书来到苏州的一所学校。当年,这里曾是一所古老的书院,底蕴深厚。我在这里教书、结婚、买房、生子,直到后来考上研究生。这所学校留下了我最美好的青春记忆,我依然清晰地记得在树下和学生找寻落下的长豆荚,一起拿去做实验。那时,校园操场旁的音乐教室总是琴声悠扬。

在辞去学校工作的第二年,女儿进了学校对面的一家幼儿园,开始了她人生的第一段求学之旅。开学那天,我在幼儿园门口让她拿着入园通知书给她拍了张照片。每天骑电瓶车送她上学,听她奶声奶气地说“爸爸再见”,然后快乐地跑进幼儿园的大门,我的目光会跟着她的背影,直到她融入那些花花绿绿的小花朵。

转眼才发现,时间走得飞快,一晃好多年都过去了。现在,女儿已经上初中了,而我每天除了开车送她上学,还顺便送妈妈去上老年大学。

一张张录取通知书勾起了所有的回忆,每一张通知书背后的变迁记录,更是许多像我们一样普通家庭的缩影。时间总是不断前进,一年又一年。40年前一场影响中国的历史性变革,让中国每一个角落都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作为改革开放的同龄人,我也深刻地体会到了它带给我家庭生活点点滴滴的鲜活变化。(吴绍永)

    声明:所有来源为“常熟日报”和“常熟新闻网”的内容信息,未经本网许可,不得转载!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图片、音视频等信息,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0512-52778455,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

[责任编辑:浦斐]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