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熟新闻网首页

手机新闻网

新闻客户端

我的葡萄种植路

近来看到《常熟日报》开展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征文活动的消息,勾起了我的回忆。细细想来,正是因为改革开放,我才开始了葡萄种植之路,找到了人生奋斗的方向,我们家的生活才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改革开放前,我家境况较差。我年幼时,母亲就得肝病20年不能干活,在医院一住就是半年。家中祖父祖母早逝,老太太多病在床不起,还有我和弟弟妹妹三人,一家六口全靠父亲一个人。父亲是李袁村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老书记,我们村是那时全市唯一的棉区样板村。为了让皮棉亩产在全市、全省夺冠,父亲工作格外繁忙,顾不上家。所以我从小就知道家里困难,想着要改变现状。1975年,我进了浒浦农机厂工作。几年后改革的风潮影响到了我们村里,我就动起了心思,一边上班一边业余想找点小副业做,以此改变家庭的经济困境。当时信息获得的途径少,我也就是看着别人的做法自己摸索。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我先后做过尼龙袋、种过草莓,还养过长毛兔,但因为行情多变,最后都以亏本告终。不过我没有放弃,一直努力寻找着适合自己的方向。1985年夏季的一天,我看到邻居院角有一棵葡萄树,简简单单几根小竹竿,搭的架子上竟挂着十几串葡萄,按当时每公斤4元左右的价格算,一块桌子大小的地面就可卖得工厂上班一个月的工资,要是在家前屋后的几分地种上葡萄出去卖,不比做啥都好?第二天,我就骑自行车赶到市里的新华书店找技术书籍,正巧找到一本由上海农科院教授金佩芳编写的叫作《农村副业生财指南》的小册子,上面一篇题为《上海引种巨峰葡萄成功》的文章引起了我极大的兴趣。我当时就不顾天气炎热,骑上自行车一直赶到上海。虽然已过了采收旺季,我还是看到枝条上残存的几粒果实确实比我以前看到的葡萄大得多,于是我向果园技术人员详细了解了葡萄栽培技术要领。听他们讲完,我就更加坚定了种葡萄的决心。当年冬天,我再次骑车到上海,花150元买回70棵巨峰及红富士葡萄苗,外加10公斤葡萄枝条。回来后我在家前屋后试种,经过一年精心管理,第二年平均每株结出了43个果穗。初尝成功喜悦,我种葡萄的积极性更加高涨,今后发展的方向也正式确定下来。

当时地方上也非常支持我们农户尝试特色种植,我平时种植上遇到问题,除了自己看书钻研,还可以去市里向多种经营管理局的专家请教。局里的领导也非常关心我们农民的创业情况,经常主动为我们提供信息。我还记得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我需要一款新型的肥料,局里的专家知道后就帮我弄到了。当时我家电话还没有通,他特地托人把信息带给我,让我去领取。

正是有了技术上的保障,我种葡萄更加起劲了。但是因为当时老百姓口袋里没有钱,葡萄种出来比较难推销,我就从两个品种起家,从1亩、3亩、6亩慢慢把种植面积拓展到10亩。我苦心钻研葡萄栽培技术,还走出去与同行互相交流,不断总结积累经验。30年来每年种植葡萄的施肥时间、用料、肥料施用位置、遇到的问题等等,全都被我记了下来。就这样,我的种植水平不断提高,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就成了勤劳致富的典型,也成了令人羡慕的万元户。

1991年,我辞去厂里的工作,全身心地投入葡萄种植这个甜蜜产业。就在那一年,我从杂志上看到浙江金华引种日本滕稔葡萄成功,这个品种也就是我们说的“乒乓葡萄”。我立即以每棵小苗25元的高价引进种苗进行试栽,开始一两年,种出来的葡萄比原来的巨峰大一点,但没有像介绍所说的“直径3.7厘米”那么大。后来,我通过刻苦钻研,又走出去请教,逐步掌握了技术,并在原有品种上逐步进行了改接换种,最终种出了超过浙江金华、常熟历史上最大的葡萄——其中一颗直径达4.6厘米,粒重50克。当时,《常熟日报》以《葡萄比鸡蛋大》为题作过报道。后来由于我种植葡萄刻苦、精细,经济效益高,1993年《常熟日报》又以《从地里抱出个金娃娃》为题对我进行了报道。1994年我的葡萄田实地测产亩产超过了5000公斤纪录,《常熟日报》又作了报道。

随着社会的发展变化,消费者消费观念日趋时尚,有些高档次超市里的葡萄不再局限于原有单一的巨峰品种,五颜六色、口味不同的各种葡萄都冒了出来,消费者也更注重品质与特色。所以,上世纪九十年代末我又在新品开发上动起了脑筋,引进一批新品种进行试种,并且在优质上下功夫。通过几年摸索,我引种的新品都取得了成果,十几亩地的葡萄依然无法满足客人的需求。2006年,我的葡萄种植面积扩大到了50亩,儿子儿媳一家人齐上阵。第二年这50亩葡萄投产后,由于品种多品质优,依旧供不应求。2007年冬,我与村蔬菜基地合作再一次扩大规模,建成了如今的百亩基地。

从最早的两个品种70棵葡萄起家至今,我的吉礼葡萄家庭农场已先后引进了国内外早中晚熟名优良种40多个,我种的葡萄先后通过了省无公害果品及国家绿色食品认证,并被评为苏州市名牌产品。从2008年开始,我们农场的葡萄每年都在苏州市名优绿色果品评比中夺得金奖,巨玫瑰和维多利亚两个品种成为苏州市唯一的三连冠得主。农场成为省首批示范家庭农场,而我自己也被苏州市人民政府授予苏州市葡萄种植农民专家,常熟市人民政府授予常熟市劳动模范、常熟市优秀科技工作者等光荣称号,并当选为市葡萄协会副会长。现在,我的儿子也和葡萄结下了情缘。这个年轻人在生产中认真钻研,这几年收获也颇多,荣获了省百名好青年、市创业创新典范、十佳共产党员等称号。这些荣誉凝结了我们全家的汗水,也是政府、部门甚至是这个时代为我们发展助力的成果。如果没有改革开放,我的葡萄种植事业不会发展得如此之快。正是改革开放的大潮,让我的葡萄事业结出了最甜蜜的果实。(陈建江)

    声明:所有来源为“常熟日报”和“常熟新闻网”的内容信息,未经本网许可,不得转载!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图片、音视频等信息,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0512-52778455,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

[责任编辑:浦斐]

标签: